夏伊甸:守望智慧 ——读《智慧型教师的诞生 》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 点击数: | 【字体: 良久没有看到如此细腻
 

 

        守望智慧

——读《智慧型教师的诞生 》有感

温州三中  夏伊甸    

前段时间在浏览上海心理咨询网时看见“职业心理咨询”窗口打开有人留言说:“我是一名老师,我感到很伤心我不知道怎么缓解自己的压力,和学生之间的矛盾很深……”像这样的文字,在各种心理网站上都有,也许,很多教师的职业前途有枯竭的可能,转化危机需要智慧!

现实生活中,我们会夸很多人“聪明”,却不会轻易用“智慧”来赞扬,实在是因为“智慧”寥寥二字,熠熠生辉,不是任何生命都可以匹配的。更何况,众生心目中扮演陶造心灵健全人格工程师角色的教师,职业本身已经被赋予一个很高尚的位置,哪还有人敢自诩自己是教师中的智者?至少我身边是没有这样自信的教师。但是未必我们不追求智慧。

谁有资格成为智慧型教师?怎样成为智慧型教师?怎样让智慧充盈教师的生命?诚然,寻求智慧是渴慕的表现,可是渴慕的心思若不辅搭以振奋的神采和健康的身体又谈何求得?我敬佩求知若渴,我鄙视不学无术,但是这个时代我同情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不思进取!

在我同感同情的背后,有这个职业的生存实际——疲惫的教学,复杂的教育,日益拔高的专业发展要求。做一个智慧型的教师应该可以更加游刃有余吧?应该可以更加从容淡定、更加自信而执着!

身未动,心已生发一番感慨!如果也算牢骚,希望这番文字可以有所稀释,毕竟,我们还有走更远的路……

一:

其实,智慧型教师并不像高级教师、一级教师,是一种职称或资历。现在学校常常以规范化管理为荣,设计了一套量化标准,来评价和衡量教师的德能勤绩。其实,有些东西不是考核可以鉴别出来的,比如一些书中倡导的智慧型教师。所谓智慧型教师,是一个目标,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理想状态。提出这个目标的目的是期待唤醒所有教师的教育智慧。智慧可大可小,可多可少,没有一个客观的标准,也不需要那么一个标准。我们现在面临着教育智慧的失落,原因很复杂。但最重要的就是教师的教学、评价甚至生活都充满了标准化、程序化、规范化的东西,这个和现代工业很相似。试想,如果教师像工人生产产品一样培养学生,那是对人性多大的伤害!而教育,尤其是基础教育,关系到我们这个民族的未来,缺乏个性、千人一面的孩子怎么能有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是要让教师富有智慧,富有个性。可是,目前,全社会急功近利的风气正影响和干扰着学校及教师的智慧状况。对一个学校也好,对一个教师也好,教学改革或科研工作一旦成为一种追求地位、声誉、利益的手段,乃至关系荣辱、命运的事情,其过强的功利性,必然会限制和阻碍人们的思考,并极大地影响教育的品质及教育者的智慧状态。我们期待着,整个外部环境变得更有利于产生智慧型教师。但是,在目前的状况下,一位称得上智慧型的教师就得处理好保持个性智慧和实现功利价值之间的关系,而实现这个协调就需要智慧。

二:

智慧作为一种潜能是人人都具备的,但它有待开发。智慧型教师的成长道路不是由别人赋予的,也不是由外部强加的,而是在自塑、自律中成就的,智慧只能从我们的内心生长出来。如果期望看到更多智慧型教师的涌现,需要给予教师更多的“时间福利”。没有时间去内化一些东西,很多事务只是停留在作为的表面,而缺乏精神上的沉淀和回味。作者提倡教师自我的反省,就是有思考有琢磨。这种“悟”非佛家讲的“参禅悟道”的“悟”,极具神秘主义色彩,通过禅定和冥想达到解脱境界。教师职业行为下的 “悟”,主要是“反思”层面上的,就是教师要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所学的东西、所体验的经历、所生发的情感等等进行反思。

悟是一种极其富有个性的东西,而智慧本质上也是高度个性化的,每个人的智慧都是深深打上自己烙印的。教师需要时间去学习,获取外来的知识,增加自己的知识;需要时间关注自己的个体体验,及时做一些案例的记录,比如教育叙事或者工作日记等;教师更需要时间把这些外来的知识与个体经验结合的时候,实现内化。

想起9月份参加的一次研讨,一位学科教研员说现在教师的“产出”在降低,状况堪忧!这“产出”主要是指教师的经验成果总结,不仅是质量上呈现下降的趋势,连数量上也是显得勉强接济。为什么会这样?一个重要原因就在广大一线教师疲于在常规的事务中奔波,安静的时间少,安静于思考提升的时间更少!许多教师不胜重负,教师的身心健康面临严峻挑战,撇开这些去高谈:如何有效促进教师的专业发展?如何让教师在职业生涯中体验自己生命的意义和价值,享受职业创造的快乐?难道不是很不实际吗?

作为一个社会个体,教师除了有职业上的角色要求,还有家庭社会的角色要求,就算职业压力再大,也不可能把那些角色的任务都忽略不计!不关注教师的生存状态,不去计量教师工作以外时间知多少而就对教师的自我发展提过高的要求,就是盲目的空谈!根本不切合实际。谁来关心教师的时间?谁来关心教师的生存状态?谁来关心教师的职业压力?谁来倡导教师的可持续发展?

现在很多体制下的教师发展,其实和社会发展中“毁林开荒”“围湖造田”现象是一个思维,是不可持续的,不够科学健康的。

三: 

随着对“知识”内涵的日益丰富,“知识”已远远不只是指书本知识了。从发展的速度讲,今天网络知识的更新已经令人目不暇接,所以仅从书本上去学习是很难面向未来的。再从知识形态上讲,知识也是多种形态的,它既有学科中结构化、原理化的知识;更有大量非结构化、非原理化的知识;还有一些知识是只可意会、难以言传的。作为教师,我们总是鼓励学生一定要打破书本知识的迷信,要在学习书本知识的同时,善于放下书本,从周围生活中去汲取信息、学习知识。

可是,我们教师自己呢?教师自己有没有时间走出校园,视线离开教材,在更广阔的领域去看待人生和世界,去了解更多社会的信息。一个视野不辽远的教师就无法谈得上格局开放,一个见识不广阔的教师,根本也就不可能高屋建瓴地去启迪智慧激发创造!

学高为师!在社会发展日新月异的时代,教师不可能吃老本工作一辈子,保持与时俱进很重要!教师在捕捉新知识的时候,也不可以浅尝辄止,只“知其然”。可是要做到还“知其所以然”,时间呢?以我个人为例,早上7点多在学校了,可是常规的学生沟通、班级管理、备课批改、课堂教学、集体活动之外,我还有时间去“知其所以然”吗?

  本来应该引导更多生命追求真善美的人,在时间的忙乱中迷失了,变得心浮气躁,变得目光短浅,变得只求完成。大家指责教师队伍里面消极怠工的现象,教师自己也发现专业学术的成果常常有尴尬的雷同和抄袭,除了教师个人品质的因素,难道和工作时间上的逼仄毫无关系?“舒坦”成为奢望后,给予下一代的还有多少真心笑容和诚挚美善?

  暑假里我开始阅读教师智慧系列丛书,也关心很多同行的读后感受,比如以下的心得——“专心学习,成为‘学者’;用心创造,成为智者;潜心研究,成为行家;精心反思,成为专家”等等。

我赞叹他们的观点,没有任何的鄙薄嘲讽。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及我身边的工作伙伴都比较拙笨,工作效率比较低,牢骚比较多。对于“勤于反思,善于总结,才能从自己的教育实践和周围发生的教育现象中发现问题,从而反思问题产生的根源,探寻问题解决的对策,改进自己的工作,不断积累经验和智慧,走出单纯技巧,个别经验的圈子,在教学中独树一帜,逐步向专家型教师的方向发展。”这样的话,总是抱着敬畏又仰慕的态度,战战兢兢回复一句:“时间!请给我时间!”

我想套用广告词说“我能!”可是我能不能,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