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芳:也谈苏东坡

来源: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6日 | 点击数: | 【字体: 到反腐重灾区当一把手
 

 

    也谈苏东坡

                  温州三中   李秀芳     

胡仔《笤溪渔隐丛话》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苏轼的《水调歌头》,是中秋词中最著名的一首,向来脍炙人口。
  今日正好上此词,借王菲的《水调歌头》带学生进入词的境界,以读带出韵味,初读时语读非常快,学生们都背得很熟练,可缺少词的韵味。再读,指导,示范,大约十几分钟后渐入佳境,学生们读得饶有兴趣。
  学完后,还从博客上下载了原转帖的《明智的选择:来生要嫁给苏东坡》,学生边看边点评,调皮的学生都说苏轼是个花花公子,一生娶了三个妻子,而且都是姓王的,内敛的学生暗暗称赞。
  苏轼是一个性情中人,用情专一,对第一任妻子的情感岂能用三言两语言说呢?苏轼在安葬爱妻的山坡上种下三万棵青松。三万棵青松,该是什么样的风景,又要植多长时间,每种一棵,苏轼又是什么样的心情呢。苏轼以文人的浪漫和超人的执著向自己的爱人表达了一份感天动地的情谊。
  不仅如此,十年后,苏轼还写下了中国古代悼亡诗词中最感人肺腑的《江城子记梦》。“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至今展读,谁不为之动情?
  他喜新不厌旧,第二任妻子王闰之充当的是贤妻良母和糠糟夫妻的角色。天不假年,苏轼先后三位王姓妻子,却都弃他而去,没有一人伴他走完生命的旅程。自古男儿多薄情,但有几人似苏轼这般深情?
  苏轼一生的经历就是一本书。林语堂先生在《苏东坡传》序言里这样评价:“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实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假道学的憎恨者,一位瑜珈术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心肠慈悲的法官,一个政治上的坚持己见者,一个月夜的漫步者,一个诗人,一个生性诙谐爱开玩笑的人。” 他认为苏东坡比中国其他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正如耶酥所说“具有蟒蛇的智慧,兼有鸽子的温厚敦柔。”这无疑是对于苏东坡的最为精妙的概括。苏东坡是中国历史上当之无愧的、极令大众倾心仰慕的伟大文人,这不仅是基于他的诗歌和散文的魔力,更基于他总是英勇地坚持自己的原则和主张的满腔正气,在苦难中寻找乐趣的罕见本领,以及由此形成的明亮的人格魅力。

苏轼的一生非常坎坷,被贬八州,身行万里,走过无数穷山恶水,却都如处天堂,他说:此心安处是吾家。他被无数小人中伤下狱,朋友背叛,同道反目,见识了人间万千丑态,却说:“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是好人。”

做男人当如苏东坡,女子嫁人也应嫁苏东坡这样的男子。